QQ登录  找回密码
战略观察 国际战略 查看内容
搜索

外媒:“数字帝国主义”时代到来

2015-6-9 14:06| 发布者: 思念美文| 查看: 1222| 评论: 0

  美国《纽约时报》6月4日刊登题为《欢迎来到数字帝国主义时代》一文。文章称,3月,泰国文化部发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通知。无论是当地女性还是女游客现在好似喜欢在海滩拍自己胸部的照片,这些照片被戏称为“胸照”。文化部提醒女性们,按2007年生效的《计算机犯罪法案》的规定,分享这类照片是被禁止的,当事人可能会面临5年监禁。

  外来文化被主动传播

  20世纪,泰国政府希望并采取切实行动抵御不需要的外来价值观,主要是被称为“文化帝国主义”的一些东西。摇滚乐和好莱坞电影等流行文化就是其中之一,无疑,与它们一起溜进泰国的不仅有放荡,还有危险的个人主义、对政府的仇视和对消费主义和个人财富的崇拜。

  胸部自拍照则代表了另一种不同形式的文化侵略。人们称其为数字帝国主义,其中的价值观不是通过别人创造的作品来传播,而是用当地人自己使用的工具来传播价值。泰国发现,已经成为商业和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智能手机也能成为价值的传递者,在文化方面它并不是中立的。比如拿个人隐私来说,大家更喜欢晒自己的生活而不是隐藏自己,这源于摄像头的无处不在,它们就在你的衣服兜里,你可以在任何时候随手就拍。而且通过各种精心设计的软件,这些照片可以毫无障碍地上传,人们的照片就默认为公布于众,隐私就少了,在不断的晒照片中,人们的世界好似变得更有吸引力了。

  通过技术传播价值观

  如果人们处于数字帝国主义时代,即智能手机和其他数字产品有向外国传播文化价值的功能,那么哪个国家的价值隐藏在这背后不言而喻。截至2013年,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中8家在美国,而它们的网上用户中,81%都在美国之外。就智能手机而言,即使这些手机是中国或韩国设计和制造的,从精良制造的外观到屏幕上的各种软件都在很大程度上模仿着苹果。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这些技术要向人们传递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如好莱坞电影曾经做的,而是全世界应该如何应对这一趋势。

  关于科技与设计的问题,人们从别的角度来看美国的技术。在一些本土地区,人们更关注远道而来的高科技竞争造成本土行业的悲伤或斗争(或者两者都有)。在有些情况下,人们更关注国内的技术创新,希望能在美国技术威力无比的今天,它们有潜力在今后替代美国技术。人们勾画了关于自然与语言、时尚与友谊的初步技术蓝图,这些都离曾设计过很多应用工具的美国加州办公室很远。

  在美国的硅谷,技术传播价值就是一种企业文化,正如脸书的宣传口号一样;但很不协调的是,3年前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上市时的文件称该公司价值160亿美元。最开始脸书说是要“完成社会使命”,该文件之后还说要进行脸书革命。文件说:“通过给人们分享的权利,我们让民众的声音以此前没有的方式得以传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支持互联网的各国总会有人站出来,带头为自己国家人民的权利而奋斗,这些权利包括分享他们想分享的东西,有权获得别人想与他们分享的所有信息。”这种在硅谷无处不在的鼓吹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何这两年脸书和谷歌的努力集中在让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使用互联网方面。这些公司的总裁们确实认为,自然而然的,他们提供的服务将成为让这些发展中国家社会改善的一种关键力量。

  数字工具危险系数高

  硅谷人认为,“分享的权利”并不是在强加美国的价值观,它更像是一种广泛存在的社会价值。但是,即使我们认同这一观点,有人还是不同意,比如泰国的文化部,还有一个更令人担心的问题是,这些分享的东西都去哪里了。对个人用户来说,智能手机的设计促使他们更多的暴露自己、更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更多的与他人联系。所有这些最终都可以汇总为数据供给政府和公司,而后者一旦知道自己能得到这些信息,就想拿来分析得到有效的情报。

  这种双刃性就是很多技术创新的特点。人脸自动识别的软件同样能在边境自动识别持不同政见者。能帮你勉强用法语与人交流的翻译转换软件可以让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人监视到几个大洲。你监测自己健康的健身信息可能很快就让你的医保养老金有所调整。随着近几年硅谷追求的宏伟理想已经磕磕绊绊地成为现实,危险系数越来越高,这种现象正如风险投资人马克·安德烈森曾经所说:“软件正在吃掉这个世界”,就是新一代的科技公司正在入侵服务业(空中食宿网站)、交通业(优步和Lyft)和办公业(WeWork)等,带给我们一套受技术侵蚀的价值观。

  19世纪的老式帝国主义,基督教的传教士们通过各自的旅行开辟了殖民地,但是在数字帝国主义时代,所有的东西是一起传播的,以无比先进的技术本身:拯救别人与建立帝国、完成使命和地方法治,圣经和枪。硅谷关于全球正在发生变化的这些言论并不是空谈。过去10年,硅谷吸引了很多国家最优秀的大学毕业生,这个地方将引领21世纪的美国完成它的雄心壮志和满足美国促进社会向前发展的迫切热情。这些不安分的美国人已经设计出能传播价值观的工具,就如他们当年创造价值观一样——这是一个让所有人分享他们有益价值的良性过程。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