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找回密码
群英论剑 战略专栏 查看内容
搜索

为洪秀珠敢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点赞!

2015-6-16 17:01| 发布者: 思念美文| 查看: 1957| 评论: 0

为洪秀柱敢做堂堂正正中国人点赞!

军威长风

今晚闲暇无事打开凤凰网要闻栏目,看到题为《洪秀柱呛台湾民主变民粹:成了与13亿人民对抗的工具》一文,使我对女强人国民党籍的洪秀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台湾地区2016领导人参选者,现任台湾行政院副院长洪秀柱,于今日赴国民党中常会说明政见,以慷慨激昂和情绪饱满的精神,来表明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决心。

洪秀柱在整个演讲过程中,在如何使国民党重新振作起来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并旗帜鲜明的反对以民进党为首的"台独"势力,为未来自己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就海峡两岸关系如何发展定下基调,明确了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方向。在这里,我们要为洪秀柱敢做堂堂正正中国人点赞!

以下附洪秀柱赴国民党中常会说明政见原文,供拥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所有同胞共同欣赏。

洪秀柱呛台湾民主变民粹:成了与13亿人民对抗的工具

洪秀柱赴国民党中常会说明政见

核心提示:国民党中常会10日邀请洪秀柱进行政见说明,洪秀柱情绪饱满地先批评国民党在九合一大选惨败后,变成温水中沉迷的青蛙,但话锋一转突然暗讽太阳花学运瘫痪民主程序--以民主来说,民主当然是本党应走的道路,也是本党建国的精神。可是台湾民主化的过程,逐渐把我们的民主价值变成了与大陆十三亿人民对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们争取十三亿民心的凭借;当民主变成民粹斗争的工具,可以瘫痪应有的民主程序时,本党可曾坚定地对抗这股逆流?

洪秀柱10日赴国民党中常会说明政见,表示有满腔热血、钢铁般意志奉献给大家与人民,"目标就是要胜利",她始终相信,国民党是给穷人机会的政党。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听完洪秀柱演说后,大赞同志须团结、团结真有力,"实心实柱"的洪秀柱与"空心菜"就是不同,希望初选顺利进行,现场常委报以热烈掌声。

洪秀柱于中常会参选理念之说明全文如下:

郝副主席、黄副主席、各位中常委、以及在座各位先进同志:

大家好!感谢今天中常会能够给我发言的机会。在各位同志面前,既然是一家人,我想我就没有顾忌地与大家谈一下真心话,也向各位报告我这次参选的心路历程,以及我希望为台湾确立一条甚么样的道路。

这段日子以来,围绕于我参选的许多揣测,乃至许多恶意编造的流言谎话,我表示遗憾,但我不再做任何响应,我只重申我清清白白与参选到底的决心。我认为,本党的初选应该是辩证路线的方向,而非权位的算计;本党属于广大人民的,无论是初选或是未来的大选,本党要开大门、走大路,才能得到人心。

我今天是带着沉痛的心情,来到常会会场。从去年三月以来,本党就面临了艰困局面,在一场近乎雪崩式的挫败后,作为一位从政同志,我陷入了深沉的自责之中。我几乎每天都在自问,为什么我们的兢兢业业,居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国民党大败那一夜,我看到支持者的冷漠,这比泪水更令人心痛!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总在不该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该妥协的地方妥协了,也在不该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该放弃的地方放弃了呢?而它的原因是甚么?是不是我们的中心思想没有了?我们的党德、党魂也都涣散了呢?

我们一起扪心自问,我们是不是在"国家定位"上模糊了?试问我们还有没有追求更高和平的勇气,还有没有奋斗牺牲的精神,还有没有"救国"的理想?还是只想着守住偏安一隅的现状,让本党变成了一只在温水中沉迷的青蛙?

为什么本党现在是完全执政的执政党,但我们却居然得妥协委屈得只像个在野党呢?

在此,我并无意指责任何人,作为本党权力结构中的一员,党成为这种状况,我应该也有无可逃避的责任。我只是在想: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媚俗取巧,因循犹疑"呢?为什么变成没有勇气坚持正确道路的弱者呢?这些年来,我们彷佛都只活在对手所设定的框架里,在一些"国家定位"等基本原则上,与党的中心思想上,我们早就怯懦地丧失了话语权,而只能拾人牙慧、(拿香跟拜),难道这是一个创建国家的泱泱大党应有的作为吗?

以民主来说,民主当然是本党应走的道路,也是本党建国的精神。可是台湾民主化的过程,逐渐把我们的民主价值变成了与大陆十三亿人民对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们争取十三亿民心的凭借;当民主变成民粹斗争的工具,可以瘫痪应有的民主程序时,本党可曾坚定地对抗这股逆流?

当台独的声音假民主之名而泛滥时,本党对抗的论述与政策是不是总显得虚弱无力呢?一顶"卖台"的帽子,彷佛轻易地就把本党压垮了,让我们只要一提到相关问题就瞻前顾后。而在民进党不断制造麻烦,拆毁和平基础时,我们是不是因为忧谗畏讥,就自我设限,不敢将两岸稳定的道路往前再推得更宽广?

其实,本党一直有一条清晰路线,也远比我们的对手更能盱衡局势变化,引领国家。但我们胆怯了,因为怕被扣帽子,也因为对自己没信心,让我们不敢坚持、不断退却,退到了让人民开始怀疑我们领导国家的能力与意志,也让人民怀疑我们的路线是不是模糊了!

如果各位先进问我,我到底有甚么赢的策略?我可以明白地告诉各位,我没有显赫的资历,没有很广的人脉,我没钱没势,但是我却有根据本党一贯的路线,进一步发展出来的正确道路,我有无畏的勇气,绝对敢负责任、明确地说出来。这也就是说"依道不依势,依志不依力",众志成城、团结于正确道路上,这就是我的赢的策略。

在这道路的区隔上,民进党的第一张神主牌就是"台独",这么些年,他们虽以各种方式遮遮掩掩,但他们分离主义的走向是一致的。这一个分离主义的走向将为我们带来"安全上的威胁、发展上的锁国、经济上的停滞与社会上的仇恨",也就是"民粹横行,民生凋敝",我在此郑重告诉各位,委曲求全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毅然扛起这个责任。

所以当民进党假装以维持现状包藏台独意识时,我们要以两岸和平协议的签署,来确保两岸的和平、台湾的安全与国际空间的开拓。所以当民进党以错误的政策方向而将导致"锁国"时,我们应该以我们所创造的和平架构带来的开放空间,争取加入TPP、RCEP等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并以自由经济贸易区的设置,教育市场的开放,吸纳全球精英,为台湾发展注入全新的活力。

我们主张修改相关法令,让台湾的制度与国际接轨,减少制度障碍,让台湾市场重回国际选项之中,重获国际青睐。同时也要运用由两岸和平所开创的和平红利,引进国际资金,让台湾充分发挥地缘的优势,创造就业机会,把饼做大,并在经济充分发展,民众财富不断累积的条件下,再进一步以财税手段来真正实现分配正义。

当民进党透过民粹手段不断挑起社会仇恨的时候,我们要以坚定而不媚俗的政策,推动"福国利民"的理想。就像民进党的第二张神主牌"反核",民进党以各种民粹手段推动所谓的"非核家园"。我们当然也了解核能运用上的可能危险,但我们不能把一个明明是选择题的问题,简化成了是非题。如果要说核能危险,难道碳排放没有危险?所以我们要采取兼顾民生需求与环境保护的能源政策,不能轻易被民粹所裹胁。我们明确主张能源政策的顺序应该是:1、增加绿能;2、减少碳能;3、在确保能源供应安全无虞的前提下,再减核能。

很多有志之士看到台湾社会许多脱序的乱象都引以为忧,更看到政党与政治中媚俗与民粹的情形,经常造成是非不分、价值混乱。这是我若当选"总统"必须积极改善的地方,绝不让社会道德沦丧、民粹亡台。

我想告诉台湾人民,我比史上所有的"总统候选人"都穷,我知道什么叫三餐不继,我了解当一个国家经济衰退时,它不只是冰冷数字的GDP滑落,而是很多穷人的家庭没有去处,很多穷孩子筹不出学费。因此,如果我能当选,我会把照顾弱势当成必然坚持的原则。如果政府必须增加财源,我只会从道德的劝说与税务的政策上,让产业与富人共同承担社会进步的责任。

总体而言,我会以4G,也就是四个"给"(give),做为我未来治国的目标。我不忍心看到人民忧愁、痛苦、无助与无望,我会要求各级政府应做到给人民信心、给人民欢喜、给人民希望、并给人民方便。

各位先进同志,人民不是从政者攀往权力的鹰架,人民是承载整个屋子重量的地基;覆舟之水,亦可载舟,接纳新的思维,接受人民的鞭策,开放党的决策和资源,我们永远不会输!2016大选我们一定要赢回来!

不必讳言,在初选的过程,我尝尽冷暖、历尽甘苦,我一直在逆境中奋战不懈,但我一直微笑视之、乐观以对,因为我要为自己的党争一口气、我要让大家看到洪秀柱的论述与爆发能力!因为每一个联署的名字,都是对我深切的期许,要我扛起胜选的责任;每一双凝视的双眼,都是对我殷殷的告诫,要我莫忘参选的初衷。

我要强调的是,洪秀柱的参选是一种承担,一股勇气,更是责任的肩负!我要勇敢无惧且大声的告诉民众,不要被颠倒的是非带着走,不要被虚假的口号所迷惑!

我的父亲因为白色恐怖坐牢三年多,母亲为支撑家计当女工,她是一个因超时工作而数度昏厥的女工。当时一家四散,孩子纷纷送养。父亲出狱后,四十年没有正式工作,晚年在立法院替老委员代笔质询稿,换取微薄津贴以谋求温饱,终生郁郁不得志,至其临终,冤狱都未及平反。

老天爷把我生在这个家庭,逼我努力,更逼我不可以放弃自己。我始终相信,只有更多的努力,站得挺挺地,人生才能走下去。所以我个子虽小,但是各位从来没有看过驼背的我。挺直腰杆,不只是我的身躯,还包括我从小养成的心志。

这几天有人问我,洪秀柱,什么对你最重要?我的答案和天上父亲相去不远。1、人格;2、找回台湾理性的力量;3、只有国家,没有个人;4、我不接受外界对国民党的抹黑。我始终相信,中国国民党是一个愿意给穷人机会的政党,只要她够努力,够有使命感。国民党会给她机会,我始终相信。

我必须说我没有别的,只有满腔热血、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一身的胆识勇气,奉献给大家、奉献给人民!

如果你们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会斩钉截铁回答你们,就是--"胜利"!

只要我们团结、奋斗、永不放弃!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谢谢大家!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