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乐轻悠就把特地在府城给三个哥哥做的衣服给了他们,他们乡试前后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操着心,今天早上又起得太早,第二天就不打算早起。sklhjx

  乐巍说她,“你好好睡,我们也会做饭,也能去外面吃。”

  第二天等乐轻悠起来时,三个哥哥已经出门好一会儿了,她准备去厨房做早餐,却见清一正坐在院中的桌子边算卦,便过去问道:“清一大伯,这是在给谁算的?”

  看看卦象,乐轻悠又道:“看似凶险其实无事,只要心里把稳难关便难关便一定能过去。”

  “行行”,清一笑着捋须,“你总算学出了那么点,既然看出来这是平安卦,日后不论怎么样你可都得稳着。”

  “这是给我算的卦?”

  “正是”,清一将起卦的铜钱收起来,“今日宜出行,我便要走了,走前给你和你那三个哥哥起了一卦。”

  其实他也不过是图个心安,凭小丫头身上的运势,总不会有什么麻烦。

  乐轻悠心里很舍不得清一大伯离开,尽管他在的时候并不显什么,但就跟家里有根定海神针似的,总会让人很安心。

  “您必须现在就走吗?”她拉住清一的袖子,使出撒娇大法,“多住几天再走不行吗?”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力道不大地扯着自己,清一觉得身边跟挂了个软乎乎的小猫似的,心里一时间还真是舍不得,不过想起自己的修行和那在朝堂搅风搅雨的道人,他终是狠狠心抽出袖子,道:“小丫头乖乖的,以后大伯回来看你,你不是喜欢那些花啊朵的,大伯在外面行走也能给你将天底下都有的花搜罗出来。”

  见清一大伯是去意已决,乐轻悠也不再缠了,只道:“那好吧,我去给您做些好吃的,再准备些干粮。”

  吃过一顿丰盛的早餐,再拿起被一层淡淡紫光萦绕着的干粮布袋,清一笑道:“好了,我这就走了。”

  乐轻悠还准备上街给清一大伯买些衣服再买个小毛驴呢,闻言有些错愕,“怎么这么着急?总要买个代步的小毛驴啊。”

  “出家人还不是说走就走”,清一摆摆手,“丫头啊,别替我操心了,再说买个小毛驴还得伺候它,不如一个人利落。”

  说着就要走。

  乐轻悠忙跑回屋找出个小荷包装进去百十两银子,追到已经走出大门外的清一,不由分说地给他塞到手里。时空小说网sklhjx

  此时,湖州城最大的一源酒楼正丝竹声声,几个身姿曼妙的舞女正在二层往日里由说书人将书的高台上翩翩起舞,按名次而坐的己亥科举人却没有几个将目光落在那上面的,他们或是与上座的主副考官、同考官们交谈,或是与旁边之人交谈,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前十名更是得意,他们往往是考官们关注或拉拢的重点,而这前十名的家世出身又都是不错的,下面愿意巴结他们的举人也很多。

  端坐于左排第十七位的范懿却没有跟旁人交谈的心思,这两天,他一直在反复琢磨自己于考场上做的那些文章,怎么也不相信立意正确又援引古今、现实的文章只能让他中个第三十四。

  甚至连乐家那三个只在县学中学习一年不到的,他都没考过。

  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此次科考有舞弊?

  范懿低下头端起面前的酒杯饮了一口,脸上的假笑已经僵了,他不想再假装心满意足。

  自己十三岁中秀才,又听先生的意见踏踏实实地学了三四年,本是冲着这一科的解元而来的,如今却连前十名都没进,这落差着实大。

  正当场中的乐曲进入高潮时,一源酒楼外响起一阵阵整齐而洪亮的声音:“舞弊不公,开史之先。”

  听到这一声又一声的整齐喊声,酒楼内众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坐在主座的开主考官,那句“开史之先”,讽刺的不正是他吗?

  开拓一脸的笑容立时被阴云笼罩,这些学子们,实在是太过胆大妄为,然而他也清楚,这些人都是秀才,跟普通百姓不同,引起他们的不满,是不会那么好了结的。

  更何况,现如今眼看着是引起了众怒。

  这次湖州乡试,他的确收了几家银钱,将前五名都许了出去,但是其他的都是按文章取士,没有半点混含,而且那前五名的文章也的确不错,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不满?

  背后,肯定有人在推波助澜。

  但开拓下意识忽略了他在考前就暗示了那五家给他送银子的考生此次的考题,前五名的家世又都不错,不是家中父兄在朝为官,就是家里境富裕还有得力亲戚,这样的身世,找两个人捉刀,再容易不过。

  同时,在开拓这个主考官收受贿赂在前,副考官也有样学样,卖了十几个名额出去,还有那七八个同考官,其中三个胆子大的,也跟着捞了一把,暗地里或许出去二三个或许出去三四个名额。sklhjx

  如此一来,湖州乡试录取举人九十人,其中将近一半都是买来的,主考官还不知道此次舞弊名额之多,但在这批考生中间却已经是传得差不多尽人皆知了。

  这么多的人,总会有一两个嘴巴不紧的,更何况,此次的解元楼家二少是什么水平,他的同学能不知道?

  若是低低地进了个举人还罢,竟是直接窃据解元之位,即便没有其他考官跟风主考官,此次乡试接过也会引人物议。

  开拓此时只是认知到事情有些不妙了,不过心里也不甚慌张,转身招过身后的小厮耳语道:“请府尹大人处理此事,告诉他,他治下的这些读书人太傲气了,得敲打敲打,不然以后得了功名,于民也无利。”

  小厮认真地把这些话记在心里,弓着腰退了出去。

  “刚才说到哪儿了,大家继续谈”,开拓端起面前的酒杯举了举,笑道:“众人可要谨记,人生就是有胜有败,但像楼下这些失败者的行为,只会徒惹笑料。”

  楼二少听了,连忙举酒附和。

  一刻钟后,楼下的叫嚷声停止,开拓笑了笑,他背后的主子可是大皇子,一个小小湖州府尹,敢不听话?

  但是他手里的一杯酒还没辍完,就传来整齐的脚步声,不片刻,二十几个差役冲到楼上来。

  开拓敛下笑容,放下酒杯,满脸严肃地站起身,看着从差役让出的通道中走出的现任湖州府尹李铎,问道:“李府尹不去拿那些蓄意滋事者,冲到此处却是何意?”

  李铎从袖口中拿出一块明黄色软布,抖了抖,展开给开拓道:“开大人收受贿赂营造舞弊,皇上命本官将所有参与者都羁押回去慢慢审。”

  “你”,开拓一下子脸色煞白,“皇上命大皇子督管今科举试,又怎会再给你送谕旨来?”

  李铎勾了勾嘴唇,暗骂一声蠢货张狂,大皇子毕竟还不是皇帝不是吗?这些追随者就敢如此舞弊科场。

  “你们如此将科场视作交易场所,大皇子也不能忍啊”,李铎笑着说道,一伸手,旁边的差役立刻递了张布帛过去,“这是考生们举报的作弊名额,本官念一人便出来一人,随后便都跟本官去府牢走一趟。当然,不是念谁就是谁,到底有没有作弊,本官还要查实。”

  闻言,满场的考生有一半儿都慌了,而那些早已停下的舞女们,更是缩成一团,关注着那些大人和新晋的举人老爷。

  “楼峥,张齐……”李铎一个挨一个的念着,那边被念到名字的考生若有站着不动的,这边立即会走过去两个差役准确地把人给请出来,念着念着,李铎突然噫了一声,道:“乐巍,乐峻,这是兄弟两个吧?都站出来”,心里却想这乐家人还怪大胆的,兄弟两个都作弊。

  不期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乐巍和乐峻对视一眼,虽然有些惊讶,他们还是站了出来。

  乐巍心里有些猜测,或许是考前参见那些文会时,得罪了某个小人,不过没做过,他也不心虚。

  至于家里,还有方宴,方宴没怎么参见文会,应该不会被什么人报复性举报。

  然而这一念头还未完,从李大人那边喊出来的下一个名额,就是方宴。

  方宴挑挑眉,站了出来。

  乐峻一直很平静,此时却有些焦急,他们三个都去了府牢,轻轻该怎么办?若一个人在外,她好歹不用害怕。

  “大人,我们是被冤枉的”,乐峻说道,“您不能只凭一个举报名单就抓我们进府牢。”

  “是不是被冤枉,本官一定会查清楚的”,李铎沉着脸道。

  乐巍道:“虽然如此,可进府牢一趟,总归会影响咱们的名声”,话音刚落,引起好几个已被点到名字之人的附和。

  “到时,真正被冤枉的,本官自会给你们正名”,李铎冷哼,扫视着因为这两兄弟的话而有些骚动的人道:“可还有人想说什么?”

  “学生有话说”,方宴站出一步,“既然有人举报我们作弊,我们自然会配合查察,然而若是证明我们并未作弊,请大人务必严惩举报者。”

  李铎手中的这份名单,是他亲自从那些落榜考生中问出来的,谁举报的谁都有记录,本来就是为防有人随意攀诬的,当下便点头道:“当然该严惩,举报不实的,革除功名,三年不得参加科举考试。你们可满意了?”

  方宴、乐巍、乐峻齐声道:“大人公正”,随即所有举子都高呼公正。

  其中好些人都明白,乐巍他们三个的文章水平是不差的,竟然还会被指为作弊,他们就也有可能被某些个落榜的小人举报。

  李铎说道:“既然公正,那就请众位新科举子配合。”

  两刻钟后,李铎将手上的纸张折好揣到袖子里,对那五十多个站出来的举子道:“好了,走吧。本官知道,你们其中一定有被冤枉的,本官当尽快查清此事,将没有参与作弊者释放。”

  眼下,被点名出来的举子们慌也没用了,只好在前后各十几个差役的押解下去府牢。

  并没有参与作弊的,见此,倒是不慌不怕了,毕竟这么多人,被冤枉的绝对不止一个,俗话说众怒难犯,当不止一个人被冤枉时,就不容得不公道了。

  一行人下得楼来,却见刚才喊“舞弊”的那些学子还没走,被差役前后看管着的这些人无论是作弊的还是没作弊的,都是满脸愤怒地瞪视那些人。

  有些落榜学子惭愧地低下头,有些则是幸灾乐祸地回视过来。

  范懿下来时,楼下已经没有多少人了,那些被带走的人中,也就乐巍他们三个是自己的熟人,一开始他怀疑这兄弟三个有作弊,现在又有些为他们担心。

  毕竟曾经是同窗,当初他们家的那个小堂弟对自己也不错。

  听说这兄弟三人家中没长辈,只有一个妹妹,如此被带到牢中,他们家小妹不知要被吓成什么样。

  正想着回去暂居的客栈打听一下乐家兄弟的住所,就见孟鲤气喘吁吁地朝这边跑来。

  看见范懿,孟鲤的脚步又加快几分,“文泽兄,刚才我看见好些人都被差役带走了,早先那些落榜学子拉我一起我没来,怎么会把巍兄他们三个也带走了?”

  范懿背着手道:“李大人是按照举报人给出的名额抓的人,他们三个若是没有作弊,那就是得罪了什么人。”

  “钱友”,孟鲤想起来时遇见钱友时他那副得意洋洋、趾高气昂的模样,斩钉截铁道:“一定是那家伙,昨天他还在客栈大发牢骚,说此次乡试定然有舞弊,不可能乐家兄弟都考上什么的。这个卑鄙小人。”

  说着转身就走。

  “游舟兄,你这是要去哪儿?”范懿刚才想到乐家之事,此时就多问了一句。

  孟鲤跟乐家兄妹算是比较熟悉的,之前还碰见过乐轻悠,因为那点小心思,还问了他们住在哪儿,现下自然担心她从别人口中得知此事被吓到,想过去告诉她并安慰她。

  “乐兄他们的妹妹也在,我过去告知她一声。”孟鲤头也不回道,脚步不停,眨眼间就走远了。

  范懿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思念美文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最新章节,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闪舞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